一般分類: 教科專業 > 各國文學 > 日本文學 
     
    金色夜叉
    編/著者: 尾崎紅葉
    出版社:麥田(城邦)
    出版日期:2020-11-04
    ISBN:9789863448273
    參考分類(CAT):日本文學
    參考分類(CIP): 日本文學

    定價: $550

    ※購買後立即進貨
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分享
      買了此商品的人,也買了....
      | 內容簡介 |
    內容簡介


    日本近代轟動全國的連載小說
    寫實反映金權主義社會

    名列文壇四大名家,大眾文學創作先驅尾崎紅葉
    以江戶文學為本,借鑑西方小說技法
    融合文學與娛樂的雅俗共賞之作

    楊照專文導讀.譯者章蓓蕾專文撰序

    § 為愛情發瘋、為金錢墮落,人,成了如魔鬼般追逐私欲的夜叉 §

    =本書特色=

    ◎小說連載長達5年.問世以來120年,25度改編電影、8度改編電視劇。

    ◎二度在台改編為風靡人心的同名台語電影、電視劇。

    ◎歐美書評喻為一部宛如《咆哮山莊》的精采作品。

    ◎本書附有楊照專文導讀、譯者章蓓蕾專文撰序。

    ◎二一七年至二一八年間,日本作家橋本治根據《金色夜叉》所改寫的小說《金色夜界》讓這部小說再度在日本引起討論風潮。

    ◎小說情節高潮迭起,描繪日本社會十九世紀末、二十世紀初功利主義掛帥、嫌貧愛富社會的眾生相,是細膩刻劃人物心思的雅俗共賞之作。

    ◎管窺當時日本女性所受的種種社會規範其困境,一部當代必讀的性別反思文本。

    ◎作者尾崎紅葉是日本近代文學的重要作家,對後世浪漫主義與唯美主義的發展皆有深遠的影響。人們將他與幸田露伴,坪內逍遙和森鷗外並稱「紅、露、逍、鷗」。

    =內容簡介=
    寫實主義代表人物尾崎紅葉畢生之作
    失去愛情後,他一步步變成只為金錢勞動的魔鬼……

    儘管貫一與阿宮是自小互許終身的青梅竹馬,愛情終究敵不過鑽石的誘惑。富商唯繼對美麗的阿宮展開熱烈追求,隨著阿宮的動搖,貫一的世界也一點一點崩塌。在月光朦朧的熱海沙灘上,貫一對阿宮悲憤告白後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兩人再次重逢時,一個過著錦衣玉食的富裕生活,卻從未感到快樂,另一個對人生絕望,做起過去唾棄的高利貸生意,陷入追逐金錢的深淵……

    尾崎紅葉吸收西方文學精髓,作品一方面寫實地反映社會沉淪、人心墮落,另一方面充滿浪漫色彩與細膩的心理描寫,深刻影響了後世大文豪谷崎潤一郎。此外,他融合江戶時代井原西鶴的典雅文字與西方小說的技法,巧妙並用白話文與文言文,堪稱日本明治維新以來「言文一致運動」之先驅。三島由紀夫曾說:「《金色夜叉》在當時是相當大膽的實驗性小說。」泉鏡花稱尾崎為讓男女老少、各行各業的讀者都能閱讀,字斟句酌煞費苦心。他的作品不僅兼融文學與娛樂,更擴大了讀者閱讀文學作品的視野,促成國民閱讀的普及化。是十九世紀末日本最暢銷、最具代表性的作品。

    =楊照導讀=

    若是細讀細品《金色夜叉》,我們一定會在尾崎紅葉表面的冷靜社會寫實中,體會到他也有癡心的理想主義一面,才能寫出間貫一的執念,也才會讓已經嫁入豪門的阿宮回頭肯定愛情其實比財富更可貴、更難得。這種藏在寫實冷酷底下的浪漫溫柔,是《金色夜叉》能夠被誦讀百年最強大的魅惑條件吧!

    =譯者撰序=
    紅葉曾在《金色夜叉上中下篇合評》一文提到,他企圖藉由女主角阿宮的故事,反映出明治時代新女性的形象。這種故事設定配合當時社會變遷的時代背景,再加上紅葉出色的文筆,巧妙地混合使用文言體與口語體,因此小說公開發表後,立刻獲得廣大讀者的好評。

    據說在小說連載期間,許多讀者每天起床後第一件大事,就是等待報紙送到手上,然後閱讀當天刊登的章節。甚至還有一位女性讀者曾在臨終前立下遺囑,希望親友將來用一本《金色夜叉續篇》代替鮮花供奉在自己的墳前。

    =精彩摘文──稜鏡下的《金色夜叉》=

    §彷彿紅樓夢,明治時代的華麗風情

    她那風情萬種的眼角周圍,正在逐漸染上一層粉紅,愉悅的心情使她的身軀顯得有些慵懶,彷彿全身都在散放某種異香。好熱啊!滿枝嚷著,脫了最外層的深藍斜紋絲毛混織的和服大衣。大衣下面竟然沒穿外套,只穿了一身高級提花皺綢的有裡和服,腰上繫一條黑檀花紋的正式腰帶,裡面配上華麗的紅花友禪襯帶。滿枝舉起左手撩一下覆在耳際的髮絲,那個兩股蕨草扭成蝴蝶形狀的金鐲頓時閃出耀眼的光芒。

    §愛情麵包難兩全的亙古辯證

    最深摯的愛情應該不會受到金錢誘惑,也不可能出現移情別戀的意外,如果愛情發生了變化,那一定是愛得不夠深。或許,女性對異性的愛情都不會很深,就跟我經歷過的一樣?或者,阿宮只有對我,才愛得特別淺,就像我以往懷疑的那樣?她的無情無義令我滿懷憤恨,所以我才開始懷疑世上的愛情,甚至拒絕愛情。然而,在排斥愛情之後,我心中的憤恨卻沒有消失。我那時因為失去了即將到手的東西,心中充滿喪失的感覺,彷彿心底破了一個大洞,那種感覺雖不至於令我活不下去,卻總像有個無法驅除的冤魂,時時刻刻都讓我痛苦不堪。

    回想起來,只怪自己那時做事太過草率,我真是後悔莫及啊。但我現在又有什麼藉口可說呢?還記得你流著眼淚對我說過,『沒有愛情的婚姻會帶來後悔!』這句話,直到現在,還在我耳中迴響。當時我真是鬼迷心竅,為什麼不能多考慮一下呢?一切都怪自己愚昧,為什麼對你做出這種用生命也無法贖罪的事情?貫一,我已經遭到報應了!這報應讓我再也活不下去!所以請你原諒我吧,好嗎?

    §封建與資本主義交融的過渡時期

    傳說現存的子爵輩人物當中,有位家道殷實的資產家,就是指這位名叫田鶴見良春的少爺。……少爺回國跟他母親提起這樁婚事,母親卻驚訝地說:「田鶴見家的來歷源遠流長,婚姻是多麼重要的大事!我們怎可跟夷狄聯姻?更何況蠻夷比賤民的地位更低,你是想把田鶴見家變成飼養野獸的動物園嗎?唉!你身為人子,竟說出這種話。」說完,母親流著淚再三苦勸兒子,不久,竟因過度悲傷而病倒了。

    經歷多年的奮鬥與努力之後,鰐淵體認到一件事:金錢即權力。於是,他拿出工作多年積存的三百多元做本錢,開始在暗中從事高利貸業務,趁著當時一般人對這種犯罪行業還不熟悉,他用盡一切惡劣的手段,詐欺、恐嚇、慫恿、暴力……等,專挑法律的漏洞投機生財,很快就賺到五、六千元的骯髒錢。更巧的是,這時又遇到了畔柳這個金主靠山,這對鰐淵來說,簡直就是如虎添翼,據說他現在手裡能夠週轉的資金已經高達數萬元。

    §《金色夜叉》在當代,關於性別的反思──什麼是好女人?

    富裕其次,女人首重美麗?

    若是講起穿著﹐比阿宮穿得更高級的女孩也多得是﹐阿宮在她們當中﹐至多只能算是穿戴中等的一個。譬如那個貴族院議員家的小姐﹐明明長相奇醜﹐但她全身的裝扮卻是眾人裡面最美的。她那粗壯的肩膀裹在三件一組的套裝禮服裡面﹐腰間繫一條紫草根染織的絲綢腰帶﹐上面用金線浮繡百合花紋﹐令人惋惜的是﹐衣裝雖然鮮豔眩目﹐卻只招來人們的反感與側目。

    她也看過很多富戶老爺嫌棄醜妻﹐而專寵貌美的嬌妾。阿宮一直相信﹐女人能靠自己的容貌換來財產與身分﹐就像男人能靠自己的才幹立身處世一樣。

    美麗還不夠,必須深情又純真?

    「她已經不是從前的阿宮﹐她不但背叛過我﹐甚至連身體都已被人沾汙。所以她絕對不再是貫一的珍寶。五年前的阿宮才是我的珍寶﹐就連阿宮自己﹐現在都沒辦法找回五年前的她了。」

    深情之餘,務必「貼心」?

    她不但默許唯繼整天往外跑﹐幾乎從不制止他出門尋樂﹐她甚至還發揮賢妻美德﹐每次在丈夫出門之前﹐總是捧著外套幫他穿上﹐生怕他在外面受涼感冒。唯繼也把阿宮視為模範賢妻﹐從來不敢對她稍有怠慢。就連唯繼的父母和親戚朋友﹐也都異口同聲地讚揚阿宮是個好媳婦﹐人人都對她的健康表示關懷。

    =麥田日文經典新書系:「幡」=
    致所有反抗者們、新世紀的旗手、舊世代的守望者——
    你們揭起時代的巨幡,我們見證文學在歷史上劃下的血痕。

    「日本近代文學由此開端。從十九、二十世紀之交,到一九八○年左右,這條浩浩蕩蕩的文學大河,呈現了清楚的獨特風景。在這裡,文學的創作與文學的理念,或者更普遍地說,理論與作品,有著密不可分的交纏。幾乎每一部重要的作品,背後都有深刻的思想或主張;幾乎每一位重要的作家,都覺得有責任整理、提供獨特的創作道理。在這裡,作者的自我意識高度發達,無論在理論或作品上,他們都一方面認真尋索自我在世界中的位置,另一方面認真提供他們從這自我位置上所瞻見的世界圖象。

    每個作者、甚至是每部作品,於是都像是高高舉起了鮮明的旗幟,在風中招搖擺盪。這一張張自信炫示的旗幟,構成了日本近代文學最迷人的景象。

    針對日本近代文學的個性,我們提出了相應的閱讀計畫。依循三個標準,精選出納入書系中的作品:第一,作品具備當下閱讀的趣味與相關性;第二,作品背後反映了特殊的心理與社會風貌;第三,作品帶有日本近代文學史上的思想、理論代表性。也就是,書系中的每一部作品都樹建一竿可以清楚辨認的心理與社會旗幟,讓讀者在閱讀中不只可以藉此逐漸鋪畫出日本文學的歷史地圖,也能夠藉此定位自己人生中的個體與集體方向。」──楊照(「幡」書系總策畫)

    幡,是宣示的標幟,也是反抗時揮舞的大旗。
    二十一世紀的我們,仍需懂得如何革命。
     
    日本文學並非總是唯美幻象,
    有一群人,他們以血肉書寫世間諸相,
    以文字在殺戮中抱擁。

    森鷗外於一百年前大膽提示的人權議題;
    夏目漱石探究人性自私的「自利主義」;
    金子光晴揭示日本民族的「絕望性」;
    壺井榮刻畫童稚之眼投射的殘酷現實;
    川端康成細膩書寫戰後不完美家庭的愛與孤寂。
     
    觀看百年來身處動盪時局的文豪,
    推翻舊世界規則,觸發文學與歷史的百年革命。
     
    ▶「幡」書系出版書目〔全書系均收錄:日本文壇大事紀‧作家年表〕
    川端康成《東京人》:諾貝爾文學獎得主‧川端康成畢生唯一長篇巨作
    森鷗外《山椒大夫》:與夏目漱石齊名日本文學雙璧‧森鷗外超越時代的警世之作
    壺井榮《二十四之瞳》:九度改編影視‧以十二個孩子的眼睛所見,記錄戰爭殘酷的反戰經典
    金子光晴《絕望的精神史》:大正反骨詩人‧金子光晴尖銳剖析日本人的「絕望」原罪
    夏目漱石《明暗》:日本國民作家‧夏目漱石揭露人類私心的未竟遺作
    高村光太郎《智惠子抄》:改變現代詩歌走向的文學先鋒‧日本現代詩歌史上最暢銷的愛情經典之作
    宮本百合子《伸子》:日本戰後抵抗文學先鋒‧宮本百合子宣揚女性解放的超越時代之作
    野?昭如《螢火蟲之墓》:一個少年最沉痛的懺悔錄‧焦土黑市派作家野?昭如半自傳作品
    尾崎紅葉《金色夜叉》:三島由紀夫讚為劃時代之作‧十九世紀末日本最暢銷「國民小說」‧全新中譯本